生态公益人人有责

    和珅的发迹之道:搭建“圈子”,并为此不懈奋斗

    分享到:
    点击次数:77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18日14:10:52 打印此页 关闭

    前言:和珅,出身满洲正红旗,钮祜禄氏,乾隆朝最为有名的一代权臣也是清朝历史乃至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贪官。乾隆三十八年,和珅得以在乾隆皇帝面前展示了自己的才华,而后正式步入政坛,并就此开启了开挂的官场生涯。乾隆四十一年,和珅在一年之内擢升六次,成为朝中一品大员,并赏紫禁城骑马,举家抬旗至满洲正黄旗。从乾隆三十八年到嘉庆四年,和珅凭借着自己的经营和乾隆皇帝的恩宠一步步登上权力之巅并牢牢掌握朝政大权,可谓乾隆朝中后期第一权臣、第一宠臣。

    对于和珅的成功,后世给予了众多解说,精通蒙、汉、满、藏四种语言;工于诗词、书画;心思缜密、善于观察;善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执行力强等等。和珅能从一个落寞的武官家庭,一步步登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臣子权力之巅,甚至在乾隆皇帝禅位以后,权力凌驾于嘉庆皇帝之上,固然有其自身优点和乾隆皇帝的信任和倚重;但更重要的,是和珅在官场中懂得“圈子”的重要性。

    注意:这里所说的“圈子”和“党派”没有任何关系。

    01 和珅对于“圈子”的定义

    乾隆三十八年,被选拔为粘杆处侍卫的和珅抓住一个展现自己语言才能的绝佳机会,成功得到了乾隆皇帝的青睐,23岁的和珅被任命为仪仗队侍卫,得到了接近乾隆皇帝的机会,这给和珅以后在仕途上的腾飞,奠定了基础。同年,和珅被任命为管理布库的管库大臣,也就是从这份工作上,和珅开始了对未来仕途“圈子”的规划。

    乾隆三十八年,正值清朝处于鼎盛时期,钱粮充足;乾隆三十八年,清朝已经完成了对古州苗乱、大小金川叛乱、西藏叛乱、准噶尔叛乱、清缅战争的胜利,距离下一次规模较大的台湾林爽文起义尚有15年时间,取得了长时间的边疆稳定;乾隆三十八年,乾隆皇帝在经历过两位嫡子永琏、永琮早夭,皇五子永琪英年早逝以后,终于将皇十五子永琰密立为皇储;乾隆三十八年,乾隆皇帝已经完成四次南巡,南巡目的中的政治目的已经基本完成。也就是说,此时的乾隆皇帝步入了人生的巅峰,自负到了顶点,开始进入穷奢极欲、大兴土木、奢侈浪费的帝王生活。

    初一担任布库大臣的和珅,很可能就是因为观察到了乾隆皇帝从兢兢业业到穷奢极欲的变化,才开始利用工作之便,认真研究理财、敛财之道,开始着手搭建自己的“官场生态圈子”。

    和珅对于自己搭建的“圈子”定义为:以满足乾隆皇帝一切需求为基本原则,以服务乾隆皇帝为工作重点,“圈子”中仅有乾隆皇帝一人,以乾隆皇帝马首是瞻,来实现自己仕途追求的“官场行为准则”。

    02 和珅为搭建“圈子”而进行的努力

    第一阶段:为满足乾隆皇帝的一切需求而努力

    和珅在担任管库大臣期间的优秀表现,得到了乾隆皇帝的进一步赏识,很快和珅被提升为御前侍卫,并担任正蓝旗满洲副都统。客观而言,和珅在乾隆三十八年被乾隆皇帝初次提拔以后,并未得到多少直接在乾隆皇帝面前表现的机会,他在以后所担任的仪仗队侍从、管库大臣甚至御前侍卫、八旗副都统的要职也没能给和珅带来多少赢得乾隆皇帝圣心的机会和场合。

    和珅之所以能在乾隆四十一年,从御前侍卫“跨行”调任户部右侍郎,完全得益于和珅在担任管库大臣期间的完美表现,也就是和珅牢牢抓住了“满足乾隆皇帝一切需求”这一搭建“圈子”的基本原则,切合了乾隆皇帝的“痛点”,在乾隆皇帝最需要、急需要的领域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展现了一次。也就是说,乾隆皇帝看中了和珅在管库期间的表现,看中了和珅对于理财、敛财方面的天分和成绩。

    和珅在搭建“圈子”的初步努力,很快得到“变现”,乾隆四十一年,和珅被擢升六级,总管内务府三旗官兵事务,赐紫禁城骑马,举家被抬入满洲正黄旗。

    第二阶段:以服务乾隆皇帝为工作重点

    乾隆四十二年,担任户部左侍郎兼理吏部右侍郎,并担任步军统领职位。四十三年,因过降级,但开始了对崇文门税收的掌握。自此,和珅进入搭建“圈子”的第二个阶段。

    户部掌管全国钱粮、户籍;吏部乃六部之首,乃是清朝的“国家组织部”。而崇文门税务更是清朝税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自打明朝,就有“京师九门,皆有课税,而统于崇文一司”的说法,到了清朝,崇文门更有“天下第一关”的美称,更有“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管崇文门”的民间说法。可见崇文门税收之多,油水之厚。

    皇帝乃至当下职场上的领导,只要掌管了财政、人事、税务,基本等于掌管了整个国家、集团的命脉,手中便能牢牢掌握实权,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将清朝带入鼎盛状态、国富民强、疆土稳定、社会繁荣以后,乾隆皇帝更在意对国家最高权力的掌握和皇权统治的稳固。和珅搭建“圈子”的第二阶段就是凭借自己手中的权力,始终“以服务乾隆皇帝为工作重点”,成为乾隆皇帝手中掌握国家大权的代言人和经手人。

    乾隆四十五年,和珅在面对进入官场后查办的第一件大案——李侍尧贪腐案时,完美展现了对第二阶段“圈子”搭建的努力。

    乾隆四十五年正月,和珅领命远赴云南查办云贵总督李侍尧贪腐案并在两个月内申明查实,获得成功。对于此事,《清史稿》中有过详细记载:

    《清史稿·卷三百十九·列传一百六》命回京,未至,擢户部尚书、议政大臣。及复命,面陈云南盐务、钱法、边事,多称上意,并允行。授御前大臣兼都统。赐婚其子丰绅殷德为和孝公主额驸,待年行婚礼。又授领侍卫内大臣,充四库全书馆正总裁,兼理籓院尚书事,宠任冠朝列矣。

    和珅在领命查实李侍尧贪腐案以后,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从李侍尧贪腐案以后详细研究和分析了当时地方财政存在的弊端和不足。为什么要研究这个呢?和珅深知高高在上的乾隆皇帝肯定不会明晰地方财政的弊端,更不会详细了解地方财政能带给清政府多大的影响,如果将此情况详细了解,不仅能让乾隆皇帝深入了解地方财政以便于皇帝掌握国家实情,更好的治理国家,更能进一步改善税收、增加国库收入。对于和珅根据考察结果提出的“边事设关”、“盐务”、“钱法”等地方财政改革意见,乾隆皇帝大为赞赏并下旨推行,效果明显。

    另外,在“李侍尧贪腐案”上,和珅依然以“服务乾隆皇帝为工作重点”。按照《大清律例》,李侍尧监守自盗并纳贿35000两白银,按律当处以“斩监侯”和“绞刑”,两罪并罚应当处以绞刑。但和珅深知乾隆皇帝心中所想,李侍尧作为云贵总督,乃系一方封疆大吏,贪腐35000两白银根本算不上多大的过错。再加上李侍尧对乾隆皇帝一直忠心耿耿,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治国之才,所以乾隆皇帝并不想杀他!所以,和珅略去了“绞刑”判罚,只定了一个“斩监侯”的处理意见,上奏乾隆皇帝定夺。乾隆皇帝依据和珅奏折,巧妙地保住了李侍尧的性命,和珅在乾隆皇帝心中的地位进一步提升和稳固。

    第三阶段:“圈子”成员仅有乾隆皇帝一人,以乾隆皇帝马首是瞻

    经过“李侍尧贪腐案”,和珅的官职和地位进一步提升,不但官居要职,权倾朝野,还成为了乾隆皇帝的亲家。但和珅的地位并不稳固,也并未达到独掌大权的地步,和珅开始进入第三阶段“圈子”搭建的工作中。

    1、得力处理少数民族和外交事务,极力维护乾隆皇帝“至高至上、天下君主”的完美形象

    无论是皇帝还是职场领导,对于在对外关系、对下关系中能够尽职表现,极力维护国家、公司形象的办事人总是能另眼相看、青睐有加,这是毋庸置疑的。乾隆四十五年,六世班禅觐见乾隆;乾隆五十八年,英国使团马嘎尔尼到访两件事中,就能看出和珅在对民族事务和对外事务中的得力表现。

    从筹建六世班禅居住庙宇,到乾隆皇帝接见六世班禅,再到六世班禅圆寂于京处理善后,和珅处事得当、尽心尽力,反应能力、执行能力都趋于完美。和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自己的完美表现,展现出清朝统治阶层对于六世班禅的重视和恩宠,以维护乾隆皇帝完美的形象,加强对西藏地区乃至藏传佛教奉行区域的稳固统治。

    英国使团的到来,被乾隆皇帝错误的当成了是英国为了朝贺自己万寿而来。所以,在觐见礼节上,是“三跪九叩”还是“单腿下跪”,双方产生了巨大分歧,都不肯让步,数次谈判都以失败告终。最后,和珅出面谈判交涉,并成功保证了“面见清朝皇帝,必须三跪九叩”的皇家礼节,保住了乾隆皇帝的权威和尊严。庆典行“三拜九叩”之礼、其余则按英国礼节进行的折中协议。

    2、千方百计敛财,为乾隆皇帝提供财政支撑

    乾隆四十五年和乾隆四十九年的两次大规模南巡,大清国库几乎被掏空,而乾隆皇帝穷奢极欲、奢侈腐化的生活状态已经不能改变。再加上自乾隆五十一年,平静了将近15年的边疆战火再起,台湾林爽文起义、廓尔喀之役、清越战争等等大型战事频发。乾隆皇帝终于尝到了缺钱的味道。

    为此,和珅仍然站在“以乾隆皇帝马首是瞻”的立场,不管不顾,哪怕触犯《大清律例》,哪怕得罪天下臣民,也要实施自己的敛财手段。通过鼓励京城内外官员、百姓进贡;小错大惩,尤其对于富商,实权、肥差官吏大力推行“抄家制度”;推行“议罪银”制度等,甚至在不动用国库银两的前提下,和珅依然能够满足乾隆皇帝对于穷奢极欲生活的享受。

    在和珅一步步建设“圈子”的进程中,和珅的权势一步步提升,乾隆皇帝也越发的离不开这个“深谙朕心、深慰朕心”的“贴心人”。乾隆六十年,乾隆皇帝禅位于皇十五子永琰,但却“让位不让权”,仍然牢牢掌握朝政大权。早已经成为乾隆皇帝代言人和私人代表的和珅权势甚至盖过了刚刚登基为帝的嘉庆皇帝,更拥有了“二皇帝”的称号。客观而言,抛开和珅的贪腐,和珅在仕途的步步高升,无疑是一部传奇故事,一部绝对值得在职场借鉴、学习的典范。